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没血缘的兄妹
没血缘的兄妹

没血缘的兄妹

小玉,本来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,但命运给予她的,却是不幸处处,直至把她推进人生的深渊……小玉全名杨彩玉,现年十六岁。她的父亲八年前因病离世,剩下小玉妈妈,小玉及小玉的妹妹小云相食为命,家中环境日差。两年前小玉妈妈带着两名女儿嫁给惠豹,小玉跟比她小四年的妹妹都不喜欢惠豹这个后父,但无奈只有接受。


  惠豹是个粗鲁的男人,有一名儿子,比小玉大五年的。雪上加霜,上星期一次车祸,小玉的妈妈永久地离开了她们。


  没有上学一星期,小玉的功课也有点赶不上;她担心年终考试会不合格,升不到中五。放学回家后,小玉发现小云躲在厅中一角在哭泣。


  「小云,发生了什么事?」小玉吃惊的问,同时见到小云身上有又红又瘀的伤痕。


  「爸爸打我。」小云哭着说。她口中的爸爸,就是惠豹。这时惠豹从房中行出来,一手拿着半枝啤酒,他面红红的,看来已经喝了不少。「妳瞪什么?两姐妹都是便宜货,不听话我就用皮带打!」「你太过份了!」小玉站到惠豹跟前,正想跟他理论,惠豹大巴掌一巴打下来,小玉飞趺开去!她面上痛得火辣辣的,而且头晕转向。「妳两个油瓶女,不喜欢就走!」惠豹吼叫道。


  以前妈妈在生时,惠豹偶尔也会发脾气想打她们姐妹俩,但总是被妈妈制止;间中也会见到妈妈身上有伤痕,小玉知道惠豹的脾气一向很差,看来打女人是他的坏习惯之一。惠豹的儿子惠龙,早已停学,在朋友的车房当散工,跟他老头子一样糟糕。小玉心想,不是不想离开,而是可以去那里呢?她曾经开过学校的社工,以她姐妹俩的年龄,应该会由政府送交不同的人照顾的。为了可以照顾妹妹,加上自己也没有本事自立,小玉低下了头,默不作声。


  「正油瓶女,还不快给我煮饭去!」惠豹喝令,小玉无奈照做。


  做过饭,吃饭,之后洗碗,洗衫,帮妹妹功课;完成所有事情后,惠豹和小云也去睡了,小玉终于松一口气,脱去汗臭的衣物,洗澡去了。


  正于这时,惠龙一肚子不爽的回家。前天出粮,昨天跟朋友到澳门一转,输得一乾二净,今天回车房,又被人责骂。回到家,点了枝烟,吸了两口,想去厕所,却发现里面有人。惠龙正想发火大骂时,厕所的门缝传出阵阵水气,夹杂着一点点沐浴露的气味。


  歹心突发,惠龙爬高,挑开厕所的气窗,向内窥望;还好已经六月天,气温不低,小玉洗澡的水不热,没有太多蒸气;白滑的皮肤,小巧精致的五官,还有最重要的,34B- 23- 34的身材,胸前两点粉红娇嫩,看得惠龙口水直流。


  他一面看,一面把手伸手进裤裆内,以五姑娘安抚自己。


  看了一会,惠龙忽然觉得有点不对,低下头一望,小云在自己房门口望着他!


  你急跳落地上,行到小云身前。「哥哥,你爬那么高做什么?」「哦,我是修理气窗而已。」偷窥行径没有被识破,惠龙心下得意,回想刚才见到的片段,淫心顿起。他指了指小云手臂上的瘀伤,问:「妳又被打了?」小蜃点点头。


  「那么哥哥帮妳治一治。」把小云推回房中,顺手关上了门。惠豹不算太富有,但也有一定身家,他娶小玉妈妈时,为显示他的慷慨,安排了住的地方有四间房的,除了主人房外,惠龙,小玉,小云各有自己的房间。


  推进房内后,惠龙佯装替小云散瘀,轻力揉搓她的小手;他小心地不弄痛小云,小云感觉良好,对他信任增加。「是了小云,妳想不想以段不再被打?」「想哦……」「其实是有特殊的方法的……妳见我有没有被老爸打?」「没有哦……」「这就是了,我有特别能力哦……」「哥哥你可以可以教我?」事实是,惠豹个性暴戾,有谁不打?只是惠龙已经成年,长得比惠豹还高,而且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惠豹要是打他,他一定会『还拖』的,但只得十二岁的小云又怎会明白这些道理?很容易便被误导了。


  惠龙面上浮现淫秽的笑容,说:「小云,我有的特殊方法教是教不来的,不过如果妳合作的话,我可以提供一种特殊的元素给妳。」「哥哥我很合作的,有什么特殊元素,给小云可以吗?」「但妳要先答复我,不可以跟姐姐说的。」「好的,我不会告诉姐姐。」「那我告诉妳。妳知不知道哥哥两腿之间的地方跟小云是不同的?」「我知呀,那次哥哥你打完波回家,洗澡前在厅中脱光衣服,我看到的。」「就是了。哥哥那里有一种特殊物质,拥有便不会被打。」「但我没有哥哥那东西呀!」「不打紧,妳可以跟我配合,从那里挤出一点特殊物质来,吃下去,便不会被打了。」「好呀好呀,哥哥你教我怎样吃……」奸计得逞,惠龙脱下牛仔裤,再脱下内裤,他那丑陋的阳具便彻底的暴露在小云眼前。


  刚才窥浴的刺激已过,现在『它』垂头丧气的。


  「来,首先要把它弄直。」惠龙捉着小云的小手,放到自己的淫根上;小云虽然隐隐感到有点奇怪,但不明白之下,任由惠龙摆布。「来,小云,摸摸它。


  对了,就是这样。搓揉一下,对,唔,真不错。用力一点,不怕,不用担心。


  是的,噢……是,就是这样揉。看,它开始变直了。「在惠龙的『教育』下,小云不知情地替他手淫起来。


  「噢……太好了,噢……我?我没有事。来,继续。手倦了?换一换手,继续。噢……噢……」虽然小云不懂深入的技巧,但嫩滑的手,加上可任意使唤的情况,令惠龙快感越来越强。「是了,我说要吃的。来,小云,张开口。再张开多一点,来,形成『O』字。是了。好,一面揉,一面尝试含着它。噢……妳这天生婊- 不,我没有说什么。噢……噢……对了,妳没有做错。就是这样。对,好像吃雪条。不怕,来,舐一下。噢……咸?妳怕不怕被打?怕被打还是怕咸?


  对。一面揉着,一面含下去。噢……「得一想二,惠龙开始训练小云替他口交。


  弄了一段时间,惠龙忍受不了,双手捉着小云的头,把自己的肉棒豪不留情的插入小云口中,直至没根!又再抽出一些,然后再插!仔看到小云的表情很辛苦,很想吐的样子,但他没有停下来,更对小云说:「是有一点点辛苦的了,忍着!」小云虽然没有技术,但她的口实在小得很,所以当惠龙抽插的时候,怏感倍强!「好!差不多了。小云,一会儿射出来的东西,妳要一点不漏把它们吃掉……!噢……!」说时迟,那时快,惠龙已经在小云口中发射。小云想推开惠龙,但力气不够;那些浆状的东西糊糊的,她一口都是,没有选择下,她只好乖乖吞下去。


  「噢……噢……小云妳实在是太棒了……」惠龙终于在小云口中发泄干净,慢慢抽出变软了的老二。小云咳嗽连连,刚才真的几乎窒息了。她的眼都红了,咳了好一会。惠龙坐到她身旁,问:「怎样?有没有好好吃下去?」小云点了点头。


  「这就乖了。记着,不可以告诉姐姐哦。」小云抹了抹眼,问:「那么……是不是我以后都不会被打?」惠龙淫笑道:「那倒不是。这特殊的物质吃了只有短时间效力,最少三天要吃一次才会持续有效的哦!」看着小云轻声答「知道」,惠龙知道以后都有个免费的吸精机了,回到自己的房。


  【完】